叶蓉上次被几个长途货车司机轮暴后,对这些粗陋的工人更加着迷了。她常常在想,到底是只有这些粗陋的工人有着超强的性能力,还是自己性需求过于独特,非要这些粗陋的工人来玩弄自己才能满足吗。也许,两者都有吧。不能每天被这些工人玩弄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因为叶蓉已经完全上瘾了。虽说来这里工作之前,叶蓉的性经历就有不少,但从来没有谁比这里的工人更让叶蓉着迷。叶蓉甚至在每天手淫时,心里幻想的都是这些叫不出名的工人。就连白天上班时,她都忍不住向厂区张望,幻想着这些男工跨下肉棒的形状,恨不得主动投怀送抱,让工人狠狠操一顿解解馋。但叶蓉终究是个理智的女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不允许她做出那么淫贱的事。在平时,叶蓉仍然是个长相甜美、举止得当、聪明过人、办事稳妥、受到大家一致欢迎和喜爱的女孩。进入公司这几年,身边追求者众多,其中不乏帅哥靓男,但叶蓉对他们实在提不了什么兴趣。她需要的是外表丑陋,说话粗俗,行为放肆,头脑简单的脏汉子,叶蓉觉得只有这样的男人才是自己喜欢的,而这样的男人,厂区多的是。这天下午,手上没什么要紧的工作,叶蓉悠闲的煮了咖啡,一面细细的品嚐,一面隔着窗户向厂区望去。只见一个高大壮硕的男工扛着重物往来于车间和仓库之间,他浑身上下脏兮兮的,汗如雨下,特别是他光着上身,肌肉横生,光看着叶蓉就觉得有些湿了。想想反正没事,就以检查工作为由,去搭讪一下他吧。「哎,说你呢,你怎么不按规定穿上工作服。」叶蓉走到他身边,假装检查。「你说什么!」这个男工狰狞着看了叶蓉一眼,叶蓉心中一颤,好凶残的模样。「妈的,这是什么鸟厂!规矩真他妈多。连女人都敢管起我来了。」男工似乎心情不好。「的确有工作时要穿上工作服的规定啊。」叶蓉怯怯的说。「老子进厂快一个月了,根本没有发什么工作服!」男工凶巴巴的盯着叶蓉。「啊,你,有话好好说,别凶嘛。」叶蓉假装害怕得直向后退,眼睛却盯着这个男工胸前精壮的肌肉。「既然你敢来指手划脚,看来是个管事的。我问你,别人都住好的宿舍,为什么给我住那么差的地方。」「请问,你住在什么地方啊?」「7号楼!整个宿舍楼都没通电!妈的,别的楼有空调有电视,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让我住最差的宿舍。」「7号楼?」叶蓉暗想,根本没有听说过职工宿舍有7号楼啊,「你带我去看看,我来负责给你通上电。」叶蓉感到很奇怪,厂里条件这么好,对工人的住宿饮食特别重视,怎么会有那么差的宿舍呢。于是决定去看一看。「别耍我,你要是通不上电,老子对你不客气。」男工大步向厂区更深处走去,叶蓉暗自好笑,自己一个电话就可以叫来所有的电工,通电是小事一桩,没什么大不了,于是大胆的跟着。原来7号楼是个一个单独的平房,以前做为杂物间使用,现在是给临时职工住的地方,条件当然不会很好。这段时间厂里并没有大量招工,为了安全,一般是不通电的。这个男工,应该是临时找的搬运工吧,用个把月就会找个理由辞退的,当然不会让他住进真正的职工宿舍的。这种性质的用工,厂里一向都是这么做的。叶蓉走进了男工的「宿舍」,仔细打量了一翻,这里的卫生真不咋地,床上也很凌乱,又是内裤又是背心,也不知道洗过没有。嗯,看到了床,叶蓉心中一动,既然来了,又有个精壮的男人,不如好好玩玩,反正下午又没什么事,这里又很偏僻,这里的人都是干不长的,干个几天就会被找理由辞退的,只要人数不要太多就行。于是故作轻松的问他:「这里一共几个人住啊。」「就我一个。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就我一个难道可以不通电了吗?老子晚上上个厕所都得摸黑。」原来就他一个人,也可以。可是怎么开头呢,总不能自己开口请求人家吧,这种事,最好还是男人先来。叶蓉虽然有这个意思,但她仍然希望男人主动些。但这个男工不停地在抱怨,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叶蓉身上。「你也真是,就算是一个人住,也要打扫打扫啊,地上好脏。」叶蓉随手拿过墙角的扫帚,弯下腰来假装打扫,露出胸前无限春光。叶蓉的身材本来就十分有料,与瘦弱的身材极不协调的豪乳常常吸引大量男人的目光,加上这件低领衬衫,露出的半个乳房足以令任何男人疯狂。见男工默不作声了,叶蓉知道他已经被自己的豪乳吸引,心中得意。男人嘛,谁不爱这个呢。「哎哟!我的奶子露出来了!不许看!」叶蓉突然摀住衣领,惊慌失措的看着男工。这个男工没有让叶蓉再等下去,他冲动的抱起叶蓉扔在床上,然后扑了上去,双手隔着衣服在叶蓉的奶子上乱摸乱挤。「哎呀!好疼,你,快住手。」叶蓉假装挣扎。「小美人,叫你来给老子通电,你却给老子扫地,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男工狞笑着,撕破了叶蓉的衬衫,一把扯下叶蓉胸罩,叶蓉的两只豪乳立刻弹了出来。男工的动作十分粗野,而叶蓉一点儿也不害怕,反而很兴奋。她就是喜欢这样的男人。不过,为了挑起男工更大的慾望,叶蓉还是双手挡在胸前,「快住手,你再这样,我要喊人啦。」其实这里是个很偏僻的地方,现在是上班时间,大家都在车间,没有人会经过这里,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过来,不过叶蓉压根儿就没有打算叫喊,这个男工的动作很粗野,叶蓉好喜欢被他这样侵犯,感觉像被强暴。「你敢喊叫我就弄死你!」男工威胁道,并用力把叶蓉的双手拉开,盯着叶蓉的豪乳,彷佛要流出口水。「啊,请你不要这样啦。有话好好说,请不要伤害我。」叶蓉声音小了许多,放弃了抵抗。「你这么漂亮,我不会弄伤你的,只要你乖乖听话,让老子乐上一乐。完事就放你走。」看上去,男工是个强暴老手,知道如何说服女人不再抵抗。「可是,我早就不是处女了,不知道能不能让你乐啊。」叶蓉本身就是个淫贱的女人,两个月没有男人上自己的身体,可以说已经忍了很久了,现在这个精壮的男工就在眼前,上衣也被撕掉,两腿之间早就湿得不像话了。她心里如火烧一般,期盼男工快点洞察自己的淫荡,痛痛快快的来干自己,于是说话也是清纯中带着淫荡,一步步的挑动着男工的兽性。「妈的,老子从来就没玩到过处女。你什么时候被人开苞的?」「我上初中时就失身了。」叶蓉觉得告诉他实话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想不到你那么小就被强暴了,真是可惜。」男工见叶蓉够味,于是暂停对她的侵犯,聊了起来。「我没有被强暴过啊。那天我过生日,我自己请了几个男同学来庆生,然后我就想试试了。」叶蓉嘴角露出一丝淫意,说话也越来越露骨。「操,你这些同学也够大胆的。」「他们才没你这么色胆包天呢。我看他们不敢,就让他们把我的眼睛蒙起来后。然后他们才轮暴了我,所以到今天我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上的我,也弄不清哪些人上过我哪些人没上,也就没办法找谁负责了。」男工咽了下口水,「原来你他妈的就是个烂货!居然帮着人家来轮暴你自己!」「可不是嘛。我就是喜欢被轮暴,我已经被许多男人玩过了,他们都说我是个残花败柳。」「那你到底被多少人上过了?」叶蓉吃吃的笑了起来,「看你说的,我哪知道这个数啊。」「怪不得你年纪轻轻就当了高管,原来是靠卖逼当上的啊。」「NO,NO,NO,我可是XX大学的研究生,靠自己本事才当上的。我从来不让公司里的男人上我,我不喜欢他们。我喜欢让工人操,像你这样的。」「堂堂研究生竟然喜欢让我们这些工人上,你真是贱得可以。」「那你就别嫌我的逼太烂了,现在哪有处女给你玩啊,你将就将就吧。」「不嫌不嫌。」男工连忙摇头。叶蓉心想,这个男工还真是不会说话,典型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于是双臂环搂住男工的脖子,轻声说:「谢谢大哥不嫌弃我,我一定好好伺候你,给你最美的。」说完给了男工一个长吻,主动把舌头伸到男工的嘴里,与男工的舌头卷在一起。这个男工重重的压在叶蓉身上,一边与叶蓉激吻,一边用力玩弄叶蓉的豪乳。叶蓉浑身上下都是性感带,奶子也十分敏感,被男工这么一摸,马上兴奋的挺了起来,如同两座小山峰。突然,这个男工将唾液吐在叶蓉嘴里。男工满怀歉意的看着叶蓉,似乎是与叶蓉接吻时间过长,不慎滑落的。叶蓉轻笑了一下,毫不介意的吞下男工的唾液。「大哥,我可以吃下你赐给我的任何东西。您现在是我的主人,是我的主宰,我的唯一!我的一切都属于你,包括我的身体,我的尊严,我的生命,全都属于您。」「宝贝,你真是极品啊!」男工惊喜的说道。「大哥,我都被轮暴过很多次了,不配做您的宝贝。你还是叫我烂货比较好。嗯,大哥,你只想玩玩我的上半身吗?」男工连忙将手伸到叶蓉腰下去解短裙。「大哥,请对我凶点,像一开始那样,我喜欢你凶凶的样子。」叶蓉压住身体,不让男工去解自己的短裙。男工疑惑的看着叶蓉,叶蓉则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微笑。「妈的!你这个骚逼,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淫荡的女人。」说完用力一拉,将叶蓉的短裙拉了下来,然后扔出门外。「唉哎。别把衣服扔到外边!」叶蓉看到门没有关,感到极不习惯,「请你先关上门好不好。」男工回头看了一眼,「放心吧,小美人,不会有人经过的,干完你我就走,不会让人知道的。」接着,男工熟练的脱下叶蓉的内裤,叶蓉也相当配合。不出意料,内裤也被扔出门外,只要有人经过,马上就会明白一切。「啊,好哥哥,我……让人发现,这可怎么办啊!」叶蓉从来没有在大白天开着门让人奸淫过,感到十分刺激,淫水泛漤。「怕什么!贱货!你反正喜欢被人操,要是有人发现,我就让他们一起来玩你,你这么骚,多几个人操你无所谓吧。」的确,就算有人闯进来,大不了多几个人操她,叶蓉只会觉得更爽。不过,无论是在上学时跟同学开房也好,到这家公司上班后的几次做爱也好,从来没有在开着门的情况下被人干过,而且连内裤都被扔到了门外,这的确很新鲜很刺激。若是进来一群工人,叶蓉是不担心的,顶多是一场轮暴。怕就怕有人认出自己,就不好收拾了。但现在已经没法再跟男工商量了。「行,没问题,只要是大哥允许的,谁都可以来操我,而且哥哥可以向他们收钱哦,就说我是你找来的妓女。」叶蓉索性不要脸了。「你真是个婊子!」「哥哥说我什么,我就是什么。」男工低下头,含住叶蓉的一只乳头,用力的吸着。「啊,好美!奶水都快吸出来了。」叶蓉被刺激的昂起头来,「还有一只!」男工于是吸住另一只乳头,用力的吸着。叶蓉的胸形相当完美,即使平躺着,乳房也是高高耸立。「啊,奶子,我的奶子,太美了。好刺激,哎哟!」男工突然咬了一口,叶蓉吃痛,大声叫了起来,同时不由自主的用手推开了男工的头。「呵呵,小骚货,你的奶子真是漂亮。圆磙磙的,还这么翘。」「大哥喜欢吗?」「喜欢,当然喜欢,这对奶子跟水蜜桃似的,奶头鲜红鲜红的,恨不得咬下来。」其实对于这个凶神恶煞一般的男工,叶蓉打心眼里喜欢。就算他在性方面喜欢使用暴力,叶蓉是不会介意的。毕竟让这些工人干过很多次了,性虐也有过,多一次也无所谓。无非就是做的过分一些,事后花时间养伤而已。「大哥,你既然现在是我的主人。那么我的身体,您是可以随意处置的!」叶蓉悠悠的说道,然后把床上一件男工用过的、满是汗臭味的背心,塞入自己嘴里,并将双手并拢放在头顶。再傻的人也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男工眼冒凶光,一手勒紧叶蓉的双手,使之不能动弹,另一只手紧紧擎住叶蓉的一个奶子,挤得奶头外露,然后张嘴撕咬叶蓉的奶头,叶蓉痛苦的整个身体弓了起来,在床上扭来扭去,希望能减轻自己的痛苦。叶蓉的无助更激起了男工的兽性,他狞笑了一下,张嘴又去撕咬另一只。叶蓉疼得呜呜直叫,却发不出声音。待男工撕咬完毕,松开叶蓉的双手,叶蓉这才哭泣着拉掉嘴里背心,用手轻轻抚摸奶头,以减轻苦痛。「好狠心!」「哈哈,你的奶子太完美了,一只手根本握不住。而且很坚实,摸着很舒服,咬上去更带劲,恨不得将你奶头咬下来。」男工意犹未尽。「可是,真的好痛啊。」叶蓉泪眼汪汪的看着男工。男工看着叶蓉,突然冒出个想法,他双手各自抓紧叶蓉的双手,用力固定在床上,用自己的身体压在叶蓉,使叶蓉无法挣扎,然后勐的咬住叶蓉的奶头,拼命向外拉扯,彷佛要把叶蓉的奶头真的咬下来。「啊!!!!!!!」「7号楼」传出叶蓉惨绝人寰的尖叫,尖叫声一声高过一声,歇斯底里的响彻云霄。足足一分钟后,男工才松开了嘴,放开了叶蓉。叶蓉的一只奶头已经被咬得满是齿印,血迹斑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