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大学新鲜人,以我这个年纪来看, 这个世界应该是充满希望与快乐事实上在这18年之前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我拥有一切一切顺利的似乎世界只为我转动, 但就在他的出现之后,我的世界都变了。 我170高但看起来确很纤细,最重要的是有令人称羡的双峰, 又挺又丰满加上纤细的腰与修长的大腿吹弹可破的皮肤, 这付魔鬼身材确实替我吸引了不少追求者也让我从小总是在男人爱慕的眼神中成长, 只要我交过的男朋友无不是对我百般温柔跟讨好。 朋友都说我长的很像滨崎步,有着洋娃娃般的双眼, 卷长的睫毛小巧挺立的鼻子,微微上翘的双唇, 加上及腰的直长发剪了个娃娃头的浏海,染成淡棕色还有挑染一丝丝的金色, 以至于朋友都说我很像会活动的洋娃娃慢慢的他们都叫我娃娃, 我也的确都活在娃娃般的仙境之中。 大学生一定都会上网交朋友,我当然也不例外, 一天自己在网上乱晃晃进了一个聊天室,当然我的昵称也是娃娃, 不久有很多人找我聊天我开始有点应接不暇聊着聊着有个网友约我见面, 我看看时间不太晚就答应他了。 到了约好的地方我看到一个男的大概185, 身材很棒的男生长的有点点粗旷,整体而言还可以接受。 今天要跟网友见面我还不知道对方是谁自然也有做些打扮, 及腰的长发随意散落一件细肩带的低胸背心, 两边是用皮绳连接所以有点点性感吧,我并没有穿内衣, 不是为了想诱惑谁只是我本来就不喜欢穿而已。 正如我的名字娃娃一般,我喜欢穿着迷你的格子裙, 超低腰的设计丁字裤头丝毫不遮掩的露出高跟凉鞋更加美化我的身材。 当他看到我时可以感觉出来他眼睛一亮, 对于这种反应我也见怪不怪但他不是我喜欢的型, 所以我也只是把他界订在朋友或许只有一面缘吧!他叫Peter, 从美国回来过暑假不久又要回去了,所以我也只是把他界订在朋友。 他说他朋友都在KTV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反正也没事, 我就一口答应跟他来到钱柜。 当我进入包厢时我真的被吓一跳,整个包厢有6个男的只有我跟另一个女的, 而且在里面的男的看起来都不是善类又很猥琐 还有包厢里都是酒味一脸猥琐样再加上红光满面让人更觉得不是好东西。 那个女的似乎也很怕他们,一付手足无措的样子, 应该也像我一样被骗来的。 我一进包厢就被包围往包厢的中间坐去,而Peter则是坐我旁边, 他的另一个朋友坐在我另一边这是一个小包厢所以8个人坐有点点挤, 造成我跟旁边两个人都天的很近随便移动都会碰到对方。 在包厢里唯一的饮料是酒,连水都没有, 而酒精浓度最低的是红酒我打算只喝一杯就该闪人。 Peter我想到我还有事,等等要先走了。 Peter故意说我要先走了而且还很大声像是要说给他们听一样。 所以我就被要求要走一定要跟每个人喝一杯, 不然就跟大家划拳不过输了也是一杯赢了不用喝, 而且输了的话要一直玩到赢才能换下一个。 我心里在想你们根本就有问题,既然这样等等我自己偷熘好了, 我一直不肯喝酒但口又好渴要去买饮料也总被他们说在包厢点就好了, 时间就这样一直托下去那个女的终于忍不住要走了, 她不想选任何一种方式执意要离开,看到那些男的死缠烂打的样子更让我反胃。 她或许看到不喝是走不掉,所以只允诺喝一杯, 喝完一定要走。 那些男的也答应她喝完就让她走。 只是她的一杯是Vadka,40%的浓度….她应该不知道吧, 因为一口气是一杯她一喝完马上人都站不稳的跌坐在沙发上, 口中一直问这是什么酒?他马上被扶到厕所要让她吐 我看到他连站都站不稳只得让2个男的扶着她, 在她身上上下其手进去厕所之后马上把门关起来我也看不到里面的样子。 只是我觉得现在我有点点危险。 之后他们拿出大麻,不要说抽了我也从来没看过, 马上就被他们燻的头昏脑胀口也好渴。 我犯了我一生最大的错误,我拿起我的酒杯, 喝了一点点润唇发现还不难喝,接着我又喝了半杯, 我的酒量本来就不好已经头有点昏昏的,先靠在椅背上休息。 不过我很纳闷,酒量再差也没有过喝半杯就头昏全身无力吧!不久, 我感到身上好冰原来Peter拿冰块在我身上游移, 我当然很生气伸手要把他的手打掉。 你干什么?不要太过分了。 我大声的喝斥他的行为,只是我的手没力气的根本无法打掉他的手, 只能放在我身上防止他再进一步。 另一个男的竟然把冰块从我的胸前放进了三颗冰块, 他押着冰块在我乳房上按押还押在我的乳头上 本来衣服已经很薄现在被水浸湿,整件贴在身上, 变的好透明。 不要太过分,我会报警,你们在干麻?走开, 不要碰我。 只是我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些话一点点威胁感都没有, 我已经渐渐明白我的下场看来除非有奇蹟不然很难幸免吧!我觉得头越来越昏, 全身无力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倒在沙发上任凭他们在我身上游走。 你们看这女的没有穿内衣,一个男的像是宣告似的大声说着。 他的手有点点颤抖的往我胸部上摸着,隔着薄薄的上衣, 我的生理反映也很自然的呈现。 乳头还翘翘的…..他一面很专心的抚摸着一面实况转播的说着。 在唱歌的人早就不唱了,更恶质的竟然把麦克风拿给在摸我胸部的男生, 要他对着麦克风说我觉得他们好变态也很过分。 很大耶…好软….他一手抓着我的胸部一直揉捏, 一手拿着麦克风他淫秽的声音就从喇叭透出, 充斥着整个包厢。 不要…..不要这样…我已经急的流出眼泪, 不停哀求着他们但他们还是不断的看着我被抚摸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他不断的揉捏我的乳房,整件已经湿透的衣服贴在我身上, 而他用力捏着我的胸部让乳头清楚的突出虽然我的心理极度不愿意但生理上的反应并不受我意志控制。 突出来了,这样都会兴奋果真很骚,竟然还不穿内衣, ….真大…他说着其他人也看着我的乳头确实硬挺挺 我觉得好难过眼泪也掉的更多。 谁要跟我一起玩大奶娃,有一个男的马上伸手狠狠的捏着我突出的乳头, 另一个男的则玩着我另一个乳房他们的手法实在很粗鲁, 我的衣服被他们弄得皱成一团我也知道迟早会被脱掉, 只求不要让我光着身体回去。 大奶娃的药量好像下的不够,有一个很恶心的男人说着。 另一个男的从包包里拿出一颗胶囊,打开倒出药粉, 之后全部都倒到我嘴里。 这样不会太多了吗?到时候软绵绵的不好玩。 一个男的说着。 不会啦!包准等等大奶妹一直淫叫要我们一直干她, 搞不好我们四个都不够咧!我听到真的很难过也很害怕 整个脑子空荡荡的……有一个男的从厕所出来 我看到一个让我更害怕的场面刚刚那个女的全身的衣服都被撕的破破烂烂, 而且手被反绑在背后而一个男的正抓着他的腰不停的抽送, 那个女的不停的留着眼泪头发凌乱的披在脸上, 一对乳房随着后面男性的冲撞不停左右摇晃。 厕所的门打开后那女的拼命的摇头,呜咽的哀求我们不要看她, 但那个男的还是把他从厕所拉出来就在电视前面开始疯狂的在那女的体内抽送。 他们的身影随着spot light转动更显的淫乱。 那女的一直哭,用着呜咽的声音求饶,她的双腿不停的颤抖, 身体不断抽蓄看到这样我可以想像刚刚在里面他是怎么被对待的。 你这样干她她好像不够high。 一个男的说到。 那些禽兽竟然这样说,那女的一看就知道应该要让她休息了, 她要不是被抓着我看他连站都站不了不知道他们又要想什么来整她。 不然是要怎样?那个男的一脸不悦的问着, 但是仍没有停止他的动作那女的依然配合着他的抽送。 胸部一直在我们眼前摇晃着。 有一个男的拿出一颗跳蛋,那嗡嗡的声音让我觉得可怕。 向他们走过去,他先是放在那女的乳头上,一直向他们交合处移动, 那女的想反抗但无意义的扭动身体只是更引人遐思。 等等…..有人忽然喊出声音制止他。 男生都转头看着他一脸疑惑。 干麻?我们有点冷落大奶娃了,他说着朝我看来。 那么正的女生怎么可以放过,以后很难遇到了, 要好好利用。 他把我从椅子上拉起来,我全身软软的热热的养养的, 他一碰我我就很舒服第一次这群人渣碰我我不觉得恶心。 他拉着我到那女的面前,大家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他把跳蛋交给我。 大奶娃你来让他高潮,要很high的喔!如果她没有很high的话, 我就把跳蛋放到你肉穴里再带你出去逛街,让你在路上被轮奸。 他一面说着一面捏着我的胸部。 不要….你不要这样….不要…..那个女的跟我听到都同时这样哀求着他, 而那女的哭的更厉害。 天ㄚ被强暴已经很惨了,现在还要让其他女生来玩她, 这些人真的很过分。 那男的推我的手催促我赶快。 我还在犹豫,我真的做不下手。 忽然我的脸一阵麻烫,那男的竟然打了我一巴掌, 我捂着脸豆大的泪珠再度留下,从来没有人打过我, 连父母都没有他竟然这样对我。 你这么正要打你我也很舍不得,但你听哥哥的话, 照着做就好了乖..听话…不然等等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事。 他抓着我的下巴!略带威胁的口气。 他推了我一下头,示意他已经没有耐心了, 所有的男生都直盯着我们。 我看了一下那泪流满面的女孩,她一直摇着头, 似乎恳求着我放过她我不忍心我真的不忍心。 不要….我不要。 我坚决的把跳蛋丢在地上。 股起最大勇气反对、拒绝。 那个男的当场傻住,一时气氛很僵,或许他没想到我会拒绝吧!马上他把我推倒在沙发上, 我心想可能是一顿毒打吧!正当要被打的时候 有人出面阻止。 喂!不要动手动脚的,而且人家这么细皮嫩肉哪经的起你打?他坐到我旁边一面挡着要打我的人一面安慰我, 摸着我的头。 我整个人靠在他身上,现在他是我唯一的依靠。 他的手摸着我的脸,我觉得好舒服,体内有一种莫名的躁热蠢动着。 他的手更加不安分的摸上我的腰,挑动着那缐般的丁字裤, 随着他的挑动我的身体开始有了生理反应,不自觉的气息加重, 双眼微张。 干,你说的倒好听,还不是自己想上他, 以前要打别的女的也没看过你说不要。 可能他有种要不了台的感觉才会反应这么强烈。 算了,他也没说错,大奶娃这么细皮嫩肉哪经的起打?你该不会是专找她来打的吧?大奶娃是用来操的。 另一个男的说完后又补上一句。 让所有的男的笑的合不拢嘴。 那个男的只好悻悻然的不再打我的主意。 但那个女的干起来不好玩,她都不high!是不是你技术不好让人家high不起来?让我试试看。 他说完就把刚刚还在她身后的男的推开,换上他自己代替。 给他吃几颗药好了,不然有点不好玩。 那男的一面干着一面说。 另一个男的就把刚给我吃的药弄了一颗给她吃。 要不要再给大奶娃一颗?不会吃死了吧?不会啦, 只会很耐操又很浪而已。 说着他又给我吃了一颗。 其实我已经被挑起情慾,只是我不断的在压抑。 他们又开始玩弄着我,但始终只是隔着衣服摸着我, 这种隔靴搔痒的痛苦让搔痒不断在体内形成, 侵蚀着我的理智。 忽然有人把我的双腿打开,我只能乖乖的顺着他们的意思, 双腿呈现M字型的打开放在沙发上小穴一览无遗, 但我也没办法阻止他们。 她的毛好少,好像小女生一样粉粉的,他用手轻押着阴核, 我开始无法遏止的扭动着腰看起来是为了配合他的动作。 超骚的,还没脱掉就已经湿成这样,淫水都流出来了, 好滑喔!喂把跳蛋拿来,把那个女的也拉过来。 他把跳蛋交给那女的要她找到我的性感带。 但那女的也是不要。 等等把你推出去看你要不要,他把她拉起来往门的方向走过去。 好好….我作…..她蹲在我的双腿中间, 我的腿被大大的分开我把头转开,只是又被他们扶正要我看着自己被玩弄。 她把我那少的可怜的内裤移到旁边,而小穴就一半的裸露在外面。 当她打开那可怕的东西嗡嗡的声音充斥在包厢里, 她迟疑的没有动作。 不要..放过我…..不要….在这样的情形下已经很羞耻了, 现在竟然要一个女的来玩我让我高潮给所有男的看, 这比被男人玩到高潮还更令人羞耻。 有个男的捏了她的胸部一把催促着她快点。 她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最残酷的折磨就在她对不起之后开始。 有两个男的抓的我的脚,两个男的抓着我的手, 还有一个押着我的肚子让我不能移动我根本不能够挣扎, 当跳蛋接近到我的阴核时一股巨大的电流冲击感马上贯彻我全身, 比平时被人抚摸时更加强烈。 ㄚㄚ…不要….ㄚㄚ….放…喔喔…..开….ㄚㄚ…….会…会死了…..ㄚㄚ….我不能移动的一直被刺激着阴核, 早就一直麻痹着被动接受着高潮心脏快要不能承受着刺激不停袭来。 喂!你们看高潮了耶,才几秒而已,就这么湿, 干真是欠人干。 小穴一直在一张一收,好像要吃东西,要不要喂东西给她吃?我们先喂手指好了。 他们要那女的把手指伸到我的小穴里。 淫水实在太多了,当她手指一伸进去就把多馀的淫水挤出来, 他们把麦克风放到小穴那里随着手指抽送,一直有扑ㄘ扑ㄘ的水声传出, 整个包厢都是这种声音也不论是男是女都在玩弄着我的身体, 好羞耻但身体上的反应让我没办法抗拒。 你这样太秀气了啦!那男的把电源开到最大, 抓着那女的手用力抽送。 ㄚㄚ….要死了….ㄚㄚ…….停….不要….受……ㄚㄚ…..不了…..要….被…..ㄚㄚ……不要……..喔喔我不知道自己说什么, 我的脑子都是空白只剩肉体上的刺激。 忽然之间,我的阴道剧烈收缩,以往不论怎么样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好深层的高潮那种感觉不是笔墨可以形容,只能说自己似乎堕入黑色深渊, 不断的下沉。 而下体不断收缩。 哇!她会潮吹耶!我还没玩过会潮吹的咧!真的耶, 喷的整个地上沙发上都是现在还在滴真是太淫了!你看我的手。 他秀出刚刚被喷的都是淫水的手,连那个女的眼神都有一丝好奇的样子。 放开我…我全身无力的喘着气。 我刚刚没看到啦!再来一次!不要….我受不了了…..不要…求…..ㄚㄚ…..ㄚㄚ……他们不理会我的哀求, 连那女的都看着我被那男人抽差他们刺激着我的阴核, 又在我体内抽送马上我又沦陷一次,这次淫水喷的又多又远, 甚至是以水柱的型态射出去。 来了来了,七双眼睛无情的盯着我的高潮, 我无力反抗。 ㄚㄚ…..会死…..ㄚㄚ…..不要了……ㄚㄚ……..他们终于放开我, 我全身无力的靠在沙发上全身也不断的抽蓄着。 干,实在太夸张了,等等再玩一次。 不要…..我受不了了….不要….放过我…..这样我会死的….是爽死了吧!你看她的小穴还在收缩。 干真是太骚了。 等等要好好操她,不然我看她是没办法满足。 我觉得在这里玩的不放心,等等有服务生进来就不好了, 去我家好了我们在三之有个旧家,在山上,到时候要怎么玩就怎么玩。 好阿!买单走吧!等等,我想到好玩的事。 我把跳蛋放到大奶娃小穴里,然后我们先逛逛再到你家。 不要…你们不要再欺负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