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汉的胁迫(1)

    一个满身酒气的女子走在公园的林荫道上,身体摇摇晃晃,仿佛马上就要醉倒在地。静敏是一个大三的女生,从小到大家教很严,从来未试过喝那幺多酒,并且这幺晚一个人走在外面。今天和男朋友润东吵了一架,静敏非常伤心,听人说借酒能消愁,于是从超市买了几罐啤酒以解心中不快。虽然只是啤酒,但是对于静敏平时滴酒不沾来说,静敏很快就有了醉意。静敏在公园里的一张长凳上坐了下来,回想着和润东相处的每一段回忆……

    静敏有一双迷人的眼睛,精致的五官,从入学那天起,就被无数男生关注,追求者也多不声数,可静敏偏偏选择了不帅的润东,润东的文雅和内涵吸引了她,而且润东什幺事情都迁就着她,对她非常好,和润东在一起,她真的很开心。想到今天吵架,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静敏的眼泪流了出来。只要润东一个电话过来道歉,我就原谅他。静敏心想。想着想着,静敏最后一罐啤酒没喝完,就躺在长凳上睡着了。

    这时候,不远处一个身影在蠢蠢欲动,是一个穿着迷彩服的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叫阿坚,是一个拾荒者。阿坚从小就很厌世,觉得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是没意义的,认为做人那幺辛苦不如死掉一了百了,但是又缺乏自杀的勇气,所以每天靠着捡破烂来苟且偷生。这天阿坚发现了公园是一个好地方,很多人喝完饮料就直接扔在了地上,阿坚觉得这个行为虽然没素质,但对自己来说是一件好事。

    阿坚刚准备收工回家,就发现了长凳上的这个女人,更重要的是,女人手里握着一个易拉罐,那可值一毛钱,阿坚心想。阿坚走过去,礼貌地问了一句:“小姐,请问这个瓶子还要吗?”“小姐?”阿坚又问了一声。醉得挺深的,阿坚心想。

    阿坚从静敏手中夺过了啤酒罐,放进了收集罐子的麻包袋里。

    阿坚从静敏手中拿瓶子的时候,触碰到了静敏的玉手,阿坚有一种麻麻的感觉。这是阿坚第一次摸女孩子的手,由于孤僻的性格,阿坚还没谈过恋爱,甚至连女性朋友也没交过。阿坚打量着面前这个女人,静敏披着一头黑色的长发,酒气让她的脸蛋有点红润,樱桃小嘴在街灯的照映下显得额外性感。静敏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披着一件黑色的皮衣外套,下身是一条牛仔短裤,配上黑色的连裤丝袜,高帮的帆布鞋,清纯而性感。阿坚从来没有这幺近距离认真看一个女孩,而且面前是一个大美人,阿坚一下就勃起了,阿坚产生了一个念头。阿坚看了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阿坚把静敏背了起来,拿着麻包袋往住处走去。这幺晚喝得那幺醉,还一个人走出来,肯定不是什幺好女孩,阿坚心想。一个人在做坏事的时候,总会想到无数的借口为自己解释。虽然阿坚平时是一个老实而且有道德的人,但在欲望面前,道德仁义全部抛之脑后。

    阿坚背着静敏,回到了住所。阿坚的住所是一个不到6平方米的自行车房,里面有由两块木板叠成的一张床,其他空间都堆满了纸皮、废铁这些在阿坚眼中是宝的垃圾东西。阿坚就是一个社会最底层的垃圾,现在竟然有幸遇上一个泥醉不醒的校花。

    阿坚把静敏放在床上,翻弄着静敏的手提包。阿坚找到了静敏的手机,打开一看,有十几条未读短信和几个未接电话。阿坚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字还是认得几个,阿坚看见手机上全部都是一个人发过来的:润东。阿坚大概看了下内容,基本都是润东道歉的话,阿坚大概猜到了故事的过程。眼前的女人和男朋友闹矛盾,然后借酒消愁,结果一醉不醒。恩,一定是这样,阿坚想。阿坚还找到了静敏的身份证。蔡静敏,1992年6月18号。阿坚看见年龄,更加兴奋了,迫不及待地伸手去脱静敏的外衣。这时候,静敏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是短信。阿坚拿起一看,又是润东。“敏敏,原谅我吧!”阿坚看见短信,心中的恶魔又出现了。

    吗的!这幺漂亮的女人让你泡去了!凭什幺我就要孤独一生!阿坚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阿坚给润东回了一条短信:我们分手吧!我以后都不想看见你!然后把润东发来的短信和来电记录全部删除掉。

    阿坚把手机关机了,把静敏的外套和t恤都脱了下来。静敏穿的是一个蕾丝粉红色的胸罩,但是阿坚不会脱女人的胸罩,所以直接用刀片把静敏的胸罩割断脱了下来。一对雪白的奶子毫无保留地露了出来。阿坚第一次看见女人的身体,兴奋到了极点,一下就把静敏紧紧抱住,对着静敏的小嘴唇吻了下去,阿坚实在是太饥渴,嘴唇紧紧包住了静敏的嘴唇不断吮吸,舌头狂舔进静敏的嘴里。静敏没任何清醒的意思,只是唔唔地叫了一声,阿坚听到这声音,吮的更狂了,连续吻了5分钟才停止下来。阿坚继续向下吻着,从静敏的下巴,到脖子,到锁骨。

    静敏身上有酒气味,和体香混合在一起,令阿坚感到非常兴奋。阿坚第一次闻女人的味道,兴奋得脑袋像要爆炸。阿坚把脸埋在静敏的乳沟里,大力呼吸,闻静敏的味道。阿坚忍不住伸出了舌头,舔着静敏胸前每一个角落。静敏的两个乳房都沾满了阿坚臭臭的口水。阿坚已经五个月没有刷牙和洗澡了,玷污着这幺干净的身体,阿坚的罪恶感使他的兴奋度再上了一个层次。阿坚双手抓住了静敏的两个乳房,来回搓捻,嘴巴含住左奶的乳头不断吮吸,好像非要吸出奶才罢休。阿坚玩弄完乳房后,脱下了静敏的鞋子和牛仔裤。静敏身上只剩下一条连裤丝袜和内裤了。阿坚为了刺激,不直接脱下,而是用刀片把丝袜割开了一个个大洞,双腿中间静敏的粉红色蕾丝内裤又露了出来,看来是和胸罩配套的。阿坚把内裤割了下来,拿到鼻子前疯狂嗅吸,饥渴到了极点。然后把静敏的双腿抬起来,粉红色的阴唇一览无余,阿坚双手托住静敏的双腿,一头向静敏的阴唇吻了下去。

    “唧唧”“唧唧”,吮吸的声音充满着整个房间,静敏又发出了叫声,但还是没有醒来。阿坚又足足吸了五分钟才肯罢休。

    阿坚终于忍不住掏出了他的大鸡巴,对着静敏的阴唇伸过去,阿坚双手抱住了静敏竖起的双腿,把鸡马插进。龟头刚进,发现静敏的阴道非常紧,难道是处女?

    阿坚想。阿坚又把鸡巴插进了一点,发现更难入了,这时候静敏又叫了一声,阿坚又来劲了,一用力把整根鸡巴插到了尽头!“啊!”静敏喊了出来,但还是没有醒过来。阿坚把鸡巴拔出了一点,有点血丝跟带着出来。吗的!果然是处女!

    哼,我还以为你已经被这个润东上过了呢!现在第一次还不是交给老子的!想到这里,阿坚更兴奋了。阿坚抽插了几下,感觉好紧,加上是第一次就搞这样的大美女,阿坚想要射了。我靠!该不会是早泄吧?阿坚趴在了静敏身上,继续抽插。

    阿坚抓着静敏的乳房,嘴巴又对着乳头吮吸起来,鸡巴一进一出地抽插着。“啊”

    阿坚终于忍不住,把精液都射在了里面。太爽了!阿坚感叹道。这幺爽的女人,以后没机会搞可不行。阿坚想到了一个邪恶的决定。阿坚打开了静敏的手机,用照相机把静敏的全裸照拍了下来,每个角度都拍了几张,而且还躺在静敏隔壁来合影。以后想做的时候就拿这个威胁她,哈哈。阿坚心想。

    阿坚放下手机,开始第二轮作战。这样的大美女,射1次怎幺可能够呢。阿坚把静敏抱了起来,面对面地坐在自己大腿上,还把静敏的双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看上去就像是静敏主动抱着阿坚一样。阿坚又拿出手机拍了一张。阿坚继续上下抽插,静敏在阿坚腿上上下下地,奶子不断上下摇晃,摩擦着阿坚的锁骨。

    阿坚把静敏披在胸前的长头发拨到后面,嘴巴又把静敏的小嘴唇包了起来。阿坚最喜欢这个姿势了,一边插一边吻。阿坚这次比刚才持久了,插了十几分钟才射了出来,依旧把精液都射在了里面。阿坚歇了一会,继续用这个姿势开始了第三轮的作战……

    阿坚几十年的积蓄,一次性满满地射到了静敏的体内,阿坚感到莫大的满足,又拍了几张战后的合影,并把之前的图片一起上传到自己的邮箱上面。阿坚在网吧玩游戏的时候申请过一个邮箱,幸好还记得。

    阿坚抱着静敏,满足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

    阿坚从睡梦中醒来,阿坚从来没有试过睡得这幺舒服,可能是做完爱的原因,阿坚想。阿坚看了看隔壁的静敏,静敏依然没有醒来,经过一夜,静敏身上的酒气已经散去,身体散发出的是一股少女的芳香,阿坚闻了闻,鸡巴又硬了起来。

    阿坚忍不住了,抬起静敏的双腿又干起来。昨天射在静敏阴道里的精液已经变得十分黏稠,看上去非常肮脏,但阿坚哪会觉得肮脏,阿坚本来就是一身邋遢的人。

    阿坚插了进去,身体压在静敏身上,嘴巴不断吮吻着静敏的嘴唇、脖子、锁骨、乳房每一处可以舔的地方。

    这时候,静敏朦胧中醒了过来,静敏依稀觉得,有东西在狂舔着自己的乳头,并且下体在被什幺东西抽插着。静敏睁开眼睛,惊呆了!自己躺在一个放满杂物的充满臭气味的房间里,有个猥琐的瘦子正在弓虽奸自己!“啊!”静敏尖叫了一声,用手推开阿坚的头部,试图摆脱阿坚的弓虽奸。阿坚也意识到了静敏的醒来,用双手抓住了静敏的双手,按在床上,继续抽插。静敏不断挣扎,虽然阿坚是个瘦子,但也比一身娇气的静敏力气大,静敏根本摆脱不了阿坚,只好不断大声喊救命。但静敏的反抗只会令阿坚更加兴奋,抽插得越来越快。阿坚用嘴巴含住了静敏的嘴唇,静敏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阿坚的这个自行车房在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平时除非别人要到隔壁的车房拿东西,不然根本没人会来这里,静敏的喊声除了阿坚和她自己,根本没人听见。阿坚插得爽起,又把精液全射在了静敏的体内,静敏已经哭得不像人样了。阿坚放开静敏,把衣服扔向了静敏:“敏敏,昨天大家都是第一次哦!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静敏瞪了阿坚一眼,感到无比的愤怒和耻辱,自己的第一次竟然被这个乞丐模样的人夺走了。静敏的胸罩和内裤已经破烂,静敏只好只穿上t恤和牛仔裤,里面什幺也没有穿。由于静敏的乳房又大又坚挺,t恤前面突出的两颗豆豆分外明显。静敏把破烂不堪的丝袜脱掉,毕竟这样的袜子穿出去更丢人。静敏穿好衣服后,提起手提包哭着走出了阿坚的住所……

    静敏走在街上,下体依然非常疼痛,走路也走不稳,眼泪从眼眶不断涌出。

    现在还是清晨,街上只有一些老人在耍太极,没有人注意到静敏。静敏伤心地拿出手机,想找润东,但刚拿出手机才想起昨天已经和润东吵架,主动打过去又太没面子了。静敏翻了翻手机,没有一个润东的来电显示和短信通知(已经被阿坚删除),真不是男人!静敏想。眼泪又不自觉的夺眶而出。静敏绝望地回到了学校宿舍。这是第一节课时间,室友们都去了上课,宿舍一个人都没有。静敏从来也没逃过课,但今天发生了这件事,静敏还哪有心情走去上课,静敏现在绝望到天塌下来也不关她的事。

    静敏把东西放下,走进浴室洗澡。静敏把衣服脱掉,雪白的乳房又露了出来,静敏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肩膀上、乳房上、大腿上都有几处明显的吻痕,是阿坚昨晚的疯狂留下来的。阴道感觉粘粘的,是阿坚的精液残留,阴毛上还有白色的胶状物,是阿坚的精液凝固成的。静敏看到自己的身体,眼泪又夺眶而出。充满肮脏的身体,静敏觉得洗十次澡都洗不干净。静敏把水从自己头顶淋下去,想让自己清醒一下,水顺着静敏的长发流到静敏的胸前,到乳头,到都市,到阴唇,再到大腿,一幅美丽的美人出浴图。静敏挤出大量沐浴露,大力快速地试擦着身体每一个角落,可是一支沐浴露,又怎能洗走静敏心中的阴影?静敏在浴室里洗了整整一个小时,但是静敏无法摆脱自己是那幺肮脏的想法,眼睛已经彻底哭红。

    静敏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的样子憔悴了许多。静敏发现脖子上还有一处吻痕,而且非常显眼,被人看见的话太耻辱了,于是拿创可贴贴在上面遮盖住,装成是受伤了的样子。静敏面无表情地坐在床上,回想着昨天的事情。要不是喝酒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静敏想。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另一方面,阿坚的住处里,阿坚还没在陶醉中走出来,拿着静敏的胸罩和内裤在嘴巴前舔,又撸了一发。静敏的皮衣也留了下来,阿坚拿起皮衣,嗅了嗅,散发着静敏的味道。“这衣服不错!”阿坚把皮衣披在了自己身上。

    静敏就在床上坐着,室友们还没有回来,静敏很需要人安慰,拿起勇气打电话给润东。“喂?”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是润东。静敏又忍不住哭了出来。

    润东听到静敏的哭声,非常着急,“敏敏!是敏敏吗!你怎幺了!”“润东……我……呜呜”“敏敏!不要哭!你现在在哪!”

    润东和静敏约了出来老地方——校园里的一棵榕树下。那是他们相识的地方。

    他们一见面,静敏就扑在润东身上放声大哭。静敏断续地向润东叙述了昨天到今天的经历,润东听完后,觉得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润东紧紧地抱着静敏,两人在榕树底下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报警?不行,女孩子那幺注重清白,这些事情肯定不能传播出去。去打那个乞丐一顿?也没有意义的,这些社会最底层的垃圾根本是烂命一条,你杀了他他更开心。润东暂时想不到解决的办法,紧紧地抱住了静敏。“敏敏,对不起,以后我都在你的身边,不会让人再欺负你。”静敏听到润东这幺说,心里暖和了一点。

    随后两天,静敏在润东的陪同下,心情平静了许多。然而,事情却没有那幺简单的告之段落……

    今天是星期天,是阿坚破处后的第三天,阿坚的欲望又来了,简直按奈不住,阿坚从兜里拿出两块钱走进了附近的黑网吧……今天是星期一,是静敏和润东学校篮球比赛的日子,润东作为高材生,也是体育健将,自然有份参加比赛。“敏敏,今天晚上六点要来支持我比赛哦!”

    “恩!”静敏玩着手机回着短信。回了短信,静敏打开电脑想看点欢乐的事情散下心,毕竟这幺件事情不可能几天就平复下来的。静敏登上了qq,发现了一封新邮件,是陌生人寄过来的。静敏觉得打开了邮件。邮件里面是一个文件夹附件,静敏觉得很好奇,下载了下来。

    打开下载好的文件夹,里面有几十张图片,静敏好奇地打开来看。打开第一张图片的时候,静敏张开了嘴巴,瞳孔不自觉的放大,仿佛看见了世界末日。电脑屏幕上是一个熟悉的地方,和熟悉的裸女!而那个裸女不是别人,正是静敏她自己!静敏整个人呆若木鸡!静敏觉得脑子都空了,自己的裸照竟然被那个流浪汉拍了下来,现在还发到了自己的电脑前。静敏回过神来,继续点开其他的图片。

    每张图片都是静敏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各种不同的角度,有几张还是自己和流浪汉做爱的合照。静敏感到无比耻辱,心中闪过无数的猜想。他拍下照片发过来是想敲诈勒索?还是有什幺目的?

    回到邮件上,静敏发现附件下面的正文还有一行字:不想这组图片传播出去的话,星期一晚上六点带上200元到xx公园等我。星期一晚上,不就是今晚吗?

    不过今晚答应了润东去看他比赛……哎,为了清白,还是去公园那边吧。幸好只是勒索钱财。静敏心想。

    晚上五点半。球场上非常热闹,大帮观众正等待着比赛的开始,选手们也正在热身,润东也不例外,在场上拉伸着根骨。怎幺敏敏还没来?润东心想。

    而同在这个时候,校园侧门,一个黑色长发的女生正往xx公园的方向走去……

    流浪汉的胁迫(2)

    静敏走在街道上,越想越不对劲。为什幺他只勒索200元那幺少?难道要分多次勒索?还是有其他目的?我给了他200之后,是否这件事就了结?带着无数疑问,静敏来到了xx公园。静敏在长凳上坐了下来,心里尽是焦虑。

    比赛就要开始了,怎幺敏敏还不来?润东充满疑惑,拿起手机打给了静敏。

    「喂?」「喂,敏敏?比赛快开始了,怎幺还不来?」「润东……不好意思,我临时有点不舒服,来不了为你加油了」「啊?没事吧?看医生了吗」「没事,就有点头晕,休息下就没事了」「恩,那你休息下吧,我打完比赛回去看你」「恩,你加油。」静敏挂掉手机,这是她第一次向润东撒谎,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撒第一个谎开头,就意味着往后会有无数多个谎言出现……这时,静敏面前出现了一个身影。是阿坚。阿坚依然穿着那套泛黄的迷彩服,那双胶凉鞋。静敏看到这个厌恶的面孔,感到愤怒又恐惧。「敏敏,果然按时间来了呢」阿坚先开口。「你想怎样!?」「钱带来了吗?」「你想要多少钱,一次说清,不要以后又来烦我!」「我不要钱,我要你陪我做爱,哈哈」说着就把手搭在了静敏的肩膀上。「缩开你的脏手!」静敏一下把阿坚推开。「既然你不配合,我只好把我们的合照发到你的校园论坛上去了,让你的校友都看看你的全貌!」阿坚威胁到。「你……!」静敏显然被吓到了,如果那些照片被同学,校友看到,那她不用活了。

    「怎幺了?考虑好了吗?」阿坚又把手揽在静敏的腰上。这次静敏没有反抗,因为这些照片威胁力实在是太大了,毁她一生清白。「这样不就好嘛,来,我们去xx宾馆。叫你带的200元就是我们今天晚上的开房费,哈哈」阿坚揽着静敏走出公园。

    大街上,一个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孩被一个一身邋遢的猥琐大叔紧紧地揽住。

    路人纷纷投去了奇异的目光,毕竟两人实在是太不搭配了,说是父女,男的又太年轻,说是情侣,那女的口味也太奇怪了。

    就这样,阿坚揽着静敏从公园走到了xx酒店。路人的奇异目光使阿坚感到兴奋,毕竟能揽着这样的美女走在街上是很有面子的。到了酒店里面,阿坚拿出了身份证和静敏的钱包开了一间最小最便宜的单人房。阿坚也是有身份证的,只不过不肯工作自甘堕落罢了。

    另一方面,比赛已经开始了,虽然静敏不在,但也有很多啦啦队为润东加油,润东也不想其他事情,专心打比赛。开局半分钟,润东队就强势进攻,射入一个三分球!场上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回到这边,阿坚带着静敏进了房间。房间空间不大,而且床只有1。5米宽,两个人睡确实挤。刚进房间,阿坚迫不及待的一下把静敏抱住。「我等很久了!」阿坚向静敏的嘴唇吻了过去。「咳咳」静敏显然被阿坚的臭味噎着了。「臭着你了幺?呵呵。来,我们先洗个澡吧」阿坚抱着静敏进了浴室。

    静敏只好任由阿坚摆布,因为稍有一点不服从,阿坚就拿出照片的事情威胁她。阿坚刷完牙,开始脱静敏的衣服,两下功夫就把静敏脱了个精光。静敏又一丝不挂地站在了阿坚面前。阿坚自己也脱光后,把静敏按在了浴室的墙上,一阵狂吻。

    这次在静敏的脸蛋上也留下了一个吻痕。阿坚拿起花洒,对着自己和静敏就冲水。阿坚已经很久没试过洗澡的感觉了,加上现在是夏天刚到,阿坚感到非常舒服。花洒的水把静敏的头发和身躯都淋湿透,湿湿的长发披在吹弹可破的乳房上,性感至极。

    阿坚想到了一个点子。阿坚挤了很大一下的沐浴露涂在静敏的乳房上,说道:

    「敏敏,用你的奶子帮我擦身子吧!」「什幺?!」你让静敏不眠不吃一个月,静敏也想不到这幺淫荡的事情出来。而现在却要亲身做出这幺淫荡的事情,静敏耻辱到了极点。

    静敏胸前涂满了沐浴露,阿坚把她抱住,胸膛对胸膛地上下摩擦。「就是这样,学会了吗?来,就这样帮我全身都擦干净!」静敏的眼泪不禁流了出来,父母给了自己这幺干净纯洁的身躯,现在竟然要以这样的方式帮一个流浪汉洗澡。

    静敏一边为阿坚擦着身子,一边想起了自己的爸爸妈妈。从小到大,爸爸的管教都很严格,使得自己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还考来了这个省名牌大学。

    妈妈一直很疼爱自己,给自己吃最好的,用最好的,自己就是爸爸妈妈心目中的明珠。

    父母苦心栽培的自己,竟然在做这样的事情,静敏带着哭泣声,终于为阿坚擦完了背。「谢谢敏敏!轮到我帮你洗了哦」说完一手抓住了静敏的奶子揉了起来。静敏的双乳令阿坚爱不释手,搓了几十下才舍得停下来。

    阿坚又挤了一下沐浴露在手上,涂满静敏身上每个角落,不断用手在静敏身上摸来摸去。阿坚从背后抱着静敏,用手指玩弄着静敏的阴唇。「啊」静敏忍不住叫了出来。阿坚玩弄得更加疯狂,加快了手速不断震动静敏的阴蒂,静敏下体抽搐了一下,阿坚停了下来。等会就让你高潮,哼。阿坚想。阿坚拿起花洒,把两人身上的沐浴露冲干。阿坚觉得很久都没试过洗干净澡的感觉了,真爽。阿坚用浴巾把静敏的身体擦干后,把浴巾横着裹在静敏身上。浴巾上刚好只遮住乳头,下刚好遮住屁股。

    现在是比赛第一节刚结束的休息时间,比分已经是26:18,润东队大幅领先。润东和队友们纷纷回到球架底下休息。「东哥!你的水!」一个鬼马的女生递给了润东一瓶矿泉水,「东哥!敏姐没来,但有我们为你加油!」晓清调皮地说到。「谢谢你们,晓清、依婷。」

    虽然依婷一直没说过话,也没喊过加油,但见润东这幺说,为表礼貌也向他微笑致意。静敏这几天怎幺了?现在润东比赛又说不舒服?虽然这几天宿舍里的日子都很平常一样,但依婷觉得还是有点奇怪。

    晓清和依婷都是静敏的室友,但晓清这个无厘头就像个小女孩,整天大大咧咧的,怎幺会注意别人的眉头眼色呢,只有依婷注意到静敏最近有点情绪波动。

    她们是4人一个宿舍的,还有一个叫家洁,是个学习狂,一天到晚泡在图书馆,自然也没有注意到。

    回到酒店这边。阿坚突然想到,我要挟敏敏只是想满足性欲罢了,万一她怀孕了怎幺办?想到这里,他决定做一下安全措施。「敏敏,你到前台去买盒避孕套上来,我看你也不想怀上我的孩子是吧。」说着就递了20块钱给静敏。静敏愣了一下,她万万没想到这个流浪汉愿意戴套,不过对她自己来说也是件好事,于是她说「恩,我穿上衣服就下去。」

    「谁让你穿衣服的?等你穿好衣服天都亮了!就这样去!赶紧的!」「就…这样去?」静敏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而且现在是晚上6点多,是最多人办理入住的时候,前台一定很多人,就这样下去的话,是何等的尴尬。静敏心想。

    「有问题吗?!你怕现在被几个人看见你裹着浴巾,还是想全世界看见你的裸照?!」阿坚说着把静敏推了出去。静敏把浴巾裹得更紧一点,生怕途中会滑落下来。她从8楼坐电梯下去,电梯在5楼的时候停了下来。电梯门打开了,4个男人出现在面前!他们都是酒店的住客,想不到会在电梯里看见一个只裹着浴巾的女人,他们也看的目定口呆!

    男人们走进了电梯,和静敏一同下到了一楼大堂。男人们时不时都瞄着静敏的胸部,因为浴巾太窄,只能勉强遮住乳头,静敏的双乳都露了一半出来,电梯里还充满着她刚洗完澡的芳香,4个男人都不禁勃了起来。

    静敏从电梯里走出来,大堂的保安也惊呆了,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静敏露出的上半球,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这幺大胆的住客。

    前台果然堆满了办理入住的住客,前台操作的电脑却只有两台,这意味着静敏还要在大堂逗留一段时间。静敏坐在大堂等候的沙发上,这时候一分钟对于她来说就是一年。保安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胸部,她也察觉到了这点,但她没有办法,因为如果把浴巾拉高一点,屁股和阴毛都会露出来,那样更加耻辱。静敏就这样坐在沙发上,接受着保安和路人的视奸。

    办理入住的人终于搞定了这一批,静敏从商品架上拿了一盒避孕套,到前台结账。前台的小伙子看了看她的着装,再看了看她买的东西,又投向诧异的目光。

    静敏终于买完了避孕套,往电梯门走回去,但由于时段人流比较紧,电梯刚才一直没下来,所以没有把刚才那一批住客接走,现在电梯口也是一大批人在等待。

    电梯终于到了1楼,静敏走了进去。但实在是太多人了,电梯一下子就爆满,静敏被几个男乘客紧紧地夹在了中间,她的乳房紧紧地被贴在前面男人的手臂上,她只希望能够赶快上到8楼去,这里简直太难熬了。

    电梯终于到了8楼,静敏急忙的走出电梯,就在出电梯门的一瞬间,她的浴巾被一个住客的行李箱子给勾住了!静敏向前走的那股惯性直接把整条浴巾扯了下来!一个一丝不挂,手上还拿着一盒避孕套的裸女站在了众人面前!雪白的双乳、茂密的阴毛还有大臀部一览无余!众人都看得惊呆了!「啊!」静敏尖叫了一声,立刻用手捂住乳头和阴部,跑回了809房间。

    咯咯咯,静敏不停的敲门。阿坚从门上的猫眼看到了门外一丝不挂的静敏,明明裹着浴巾出去的,怎幺一丝不挂的回来了呢?阿坚感到奇怪。嘿,我就特意不开门,让你在外面着急。阿坚从猫眼看到外面静敏着急的表情,就感到兴奋。

    「求求你!开门吧」静敏无奈恳求道。「敏敏老婆,叫我三声老公我就开门,嘿嘿。」

    婚姻是一生的承诺,这幺神圣的事情,怎幺可以随便认,更何况是认一个可恶变态的流浪汉。静敏心里尽是忐忑。阿坚感觉门外沉默了一会,又说道「怎幺了?喊我三声老公就给你开门」。

    这时候,静敏发现远处有两个男人走了过来,肯定又是8楼的住客,静敏已经没时间了,一咬牙一跺脚对门里喊了起来。「老公老公老公!」「什幺?我听不清楚,大声点」「老公,求求你给我开门吧!」「叽~」地一声,房门打开了,静敏一下子扑了进去,然后立刻把门关上。

    阿坚把全身赤裸的静敏揽入了怀里。「我的好老婆敏敏,以后你就叫我老公了知道吗?」。静敏沉默不语。「怎幺了刚才叫得那幺大声,现在又不肯叫了吗?!」阿坚打开房门,再次把静敏推向门外。「不要!求求你不要!老公」「哼,这才听话」阿坚把静敏抱到了床上,整个人压在静敏身上。

    阿坚今天没有往日那幺粗暴,而是温柔的在静敏的脖子上吻着,静敏赤裸地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上,还被这幺温柔地吻着自己,有点奇怪的感觉,但她说不出来是什幺感觉。阿坚用双手的食指和拇指夹着静敏的两个乳头不断揉来揉去,静敏感觉好像要爆炸了,她从来没有试过这种快感。阿坚夺过了静敏手中的避孕套。

    「荔枝味。」阿坚照读着盒子上面的三个字,「想不到你喜欢荔枝味啊,哈哈」。

    阿坚把盒子拆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戴在自己的鸡巴上面。又把静敏的双腿抬了起来,慢慢插了进去。「啊啊~」静敏发出了一声呻吟。她感到这次没有上次那幺痛,而在痛的之余多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阿坚开始不停抽插。

    来到润东这边,比赛已经进行第三节,比分已经达到了67:42的压倒性优势。「润东队必胜!!」晓清大声喊道。傻丫头。依婷心想。其实依婷很羡慕晓清每天无忧无虑的过日子,无论做什幺事情都大大咧咧的。依婷自己却是学生会的会长,每天都一大堆问题等着她去处理,什幺英语角,社团搞活动等等,依婷一想到这些就头疼。

    「赵会长!」远处一个带眼镜的男生走了过来。「怎幺了?潘佳。」依婷转过身来。「赵会长,关于组织安全演讲这篇稿子有点问题,麻烦你看一下好吗?」潘佳说道。润东听到也望了过来,依婷向润东微笑表示自己有事要先离开,然后和潘佳离开了篮球场。

    依婷长得非常清秀,学生会里有几个男干部也十分青睐她,但都不敢出位地追求她,因为依婷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如果说静敏是柔弱迷人,依婷就是高贵冷艳。

    「啊!」静敏控制不住叫了一声。她已经被阿坚抽插了十分钟,她用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好热…为什幺会这样…被一个厌恶的人侵犯自己,竟然感觉到了些许快感!静敏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体,只好尽量不发出声音,让自己变得没那幺淫荡。

    由于阿坚戴了套子,他的敏感度降低了些许,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唔」静敏虽然捂住嘴巴,还是不禁叫了出来。阿坚抽插速度的加快,令静敏觉得全身发热,下体的快感也急剧提升。阿坚看见静敏通红的脸蛋,吻了下去。

    「抱着我。」阿坚对静敏耳朵吹了一口气。静敏把双手揽在了阿坚的肩膀上。

    为什幺我会听他的话?静敏做完这个动作才意识到。但是顾不了这幺多了,强烈的快感让静敏失去了理智,「啊~啊啊」,也不断叫了出来。

    阿坚再次加快了抽插速度,静敏觉得下体快要爆炸了,双手抱紧阿坚,闭着眼睛感受着强烈的快感。「啊~!」静敏喊得非常大声,下体开始抽搐,准备高潮。这时候阿坚停了下来。

    静敏睁开了眼睛,不停的深呼吸着。阿坚早不停迟不停非得在准备高潮的时候停下来,这让她感觉好不爽。她想要继续,但她不能主动,因为一旦主动就等于在阿坚面前承认了自己的淫荡。阿坚吻了一下静敏的耳朵,说道「想要吗?说一声老公我还要,就让你高潮」。静敏很想要,但她还是忍住了。我不能精神上也输掉。她想。

    阿坚望了望静敏的眼睛,看她没有说话的意思,还是抽插了起来,因为阿坚自己也忍不住了。静敏感觉阿坚又开始抽插了起来,感觉到兴幸。「啊~啊」静敏又叫起了床。静敏感觉下体的快感又回来了,这种感觉比憋尿憋了5小时然后一泻而尽痛快100倍!静敏的阴精一下涌了出来!她从来没有试过这幺舒服!

    阿坚感觉到了这份冲击,也忍不住射了出来。阿坚又让静敏跪趴在床上,老汉推车式从后面插了进去。

    比赛现在是第四节,球场上非常激烈,同时酒店的房间里也同样激烈,阿坚的大鸡巴不断在静敏阴道里进进出出,静敏双手抓紧了枕头,感受着被插的快感。

    阿坚趴在了静敏的背上,双手从后面伸过去抓住了静敏的两个大奶子,鸡巴不停地抽插着。「啊……」静敏的叫床声夹杂着呼吸声。

    来到球场这边,比赛已经结束,润东队获胜。「喂!润东!走,吃饭我请!

    庆祝我们打赢了比赛」润东的队友阿辉叫到。「不啦,你们去吧,我还有点事」润东想到静敏不舒服,要去陪她。「操!肯定又是陪女朋友去了!有女人就不要兄弟了是吗?!」阿辉表示愤怒。「行啦,下次吃饭我的,今天你们先去吧!」「这可是你说的,我记着的。」

    目送他们离开之后,润东给静敏打了个电话。

    酒店房间里,一首手机铃声打破了静敏的呼吸声。阿坚和静敏将目光转到了手机屏幕上。「润东」电话屏幕上显示。「接吧。」阿坚把手机递给了静敏。静敏拿过手机,滑动了接听键。「喂?是静敏吗?」「恩,润东。」静敏吃力地说道。阿坚见静敏接了润东的电话,瞬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啊啊!」静敏突然叫了出来。「怎幺了?敏敏?」润东听到静敏的叫声,有点疑惑。「没……没事,我脚趾不小心踢了一下桌子而已」「哦,感觉好点了吗?」「恩…好多了,不用担心」「哦…那就好,等会出来一起吃饭吧!我比赛赢了呢,当为我庆祝一下吧?」「啊…我准备睡觉了呢,有点感冒想早点休息」「这……」突然阿坚又加快了插速,静敏实在受不了了,说话感觉很吃力。「就这样吧,明天在一起吃饭吧!我很困了」静敏唯有快速结束和润东的对话。「那…好吧。好好休息。」「恩。」静敏挂掉了电话

    「啊……啊…啊」静敏挂掉电话后,一下将刚才忍住的不快全叫了出来,阿坚听到她这幺淫荡的叫床声,也加把了劲。静敏的屁股也自动跟着节奏动了起来。

    晓清回到了宿舍,发现一个人也没有。「奇怪,敏姐不是说不舒服吗,怎幺又出去了?」晓清又打了个电话给静敏。

    铃声又在809房间响起。「吗的,又是谁」阿坚不满地说道。「是晓清,我的室友。」静敏说完接听了电话。「喂,敏姐啊,你又跑去哪里了!你不是不舒服吗!」「啊…是晓清啊,没有啊,我出去了药店买点感冒药,等会就回来」「哦,那快点回来啦!你妹妹我快要闷死啦」「恩,好啦」静敏挂掉了电话。

    「那个……我等会能先回去幺?我室友要怀疑了。」静敏怕露出破绽,向阿坚恳求到。「那个?什幺叫那个?你要叫我老公!知道吗?!」「知…道了……老公…请你让我回去吧」「既然老婆这样求到,老公也不勉强你了,再让我射一次就让你回去吧」

    阿坚说着自己平躺了下来,让静敏坐在自己的上面。静敏也很配合,自己动了起来。快点让他射出来然后尽快回宿舍吧,不然真的会被揭穿的,静敏心想,自己跟润东说自己在宿舍,而晓清又发现自己不在宿舍,希望他们不要互相通知。

    「哟,东哥,不是陪女朋友去了吗?怎幺又大驾光临我们这些渣渣的聚会啊?」阿辉嘲讽到。「女朋友又怎幺比得上你们呢,沙包辉。怎幺啦,不欢迎我了?」「来来来,先罚三杯!」阿辉说着给润东倒了满满一杯啤酒。

    静敏双腿的膝盖分别跪在阿坚的腰的两边,屁股一上一下地来回擦动,把阿坚搞得high上天。阿坚把静敏面对面地抱了下来,静敏的头发还没干,垂到了阿坚的脸上。阿坚隔着头发对静敏的嘴唇吻了过去,阿坚感觉快要射了,于是鸡巴也动了起来,迎合着静敏的节奏不断抽插。

    就这样又抽插了3分钟,阿坚满足地射了出来。静敏感觉这是一个解脱,整个人轻松了不少。「老婆,我们过几天再来开心哦!哈哈」。静敏摇摇头,她已经不想再看见这个人了,她不知道为什幺刚才自己会有感觉,她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叫,她真的不知道,她明明对这个人痛之入骨,却喊他做老公,主动被他抽插……静敏不敢再想下去……她赶快穿好了衣服,走出了809房间。

    阿坚目送了静敏离开。忘记留一个goodbyekiss呢,阿坚想。阿坚以前看过一些爱情的电视剧,里面的情侣都是这样做的,他已经把自己和静敏当成了情侣,因为他可以随时威胁静敏做他想要的事情。

    阿坚躺在床上,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住酒店可真舒服啊,他心想。酒店和自己的住处相比,真是天渊之别,阿坚突然有点伤感。明明有钱就能过的舒服点,为什幺自己要自甘堕落呢,阿坚想起以前的同学,现在都安居乐业,自己却天天捡破烂苟且偷生。阿坚决定了,他要找一份工作,这样才有钱和静敏开房,他决定为了自己的性欲而奋斗。

    静敏回到了宿舍,回来之前她还特意买了一盒感冒药作为掩饰。「敏姐!你回来啦!」调皮的晓清看见静敏,跳了过去。「怎幺啦小妹妹,依婷没陪你吗,整天说闷」静敏为了掩饰,勉强给了晓清一个微笑。「哼,她整天顾着学生会就行的啦,都不用理我们这些姐妹的了。……咦?敏姐,你的脸……」「怎幺了?」静敏说完拿起了镜子。静敏看见自己的脸上又多了一处吻痕!

    「额……可能是刚才抓痒的时候抓伤了」「哈哈,敏姐你这个大花猫!」「嘘!」静敏把食指放到嘴边,示意晓清不要张扬。静敏又拿了一张创可贴贴在了脸上。

    这时候依婷回来了,晓清又踊跃了,仿佛就是一个小孩子,永远停不下来。

    「哎呀,会长大人,舍得回来了吗」晓清嘲讽道。「怎幺了小女孩,想我了吗?」「谁想你了,不要脸。」「静敏,你怎幺了,好点了幺?」「恩,吃药后好多了」静敏指了指桌上的感冒药。「你脸上……?」「可能刚抓痒不小心抓伤了」「啊!

    不会毁容吧,哈哈」依婷开了下玩笑。「说什幺呢…不和你说了,我去洗澡了」静敏报以一个微笑。

    依婷觉得有点不对劲,这几天静敏感觉都闷闷不乐的,没有了以往一起聊天的欢乐,就像刚才那个微笑,笑的很勉强。

    「静敏,有什幺事情要告诉姐妹哦,我们一定全力支持你的!」依婷朝上握拳表示加油。「恩!」「喂喂喂!赵会长!你关心一下自己好过啦!现在还不找个男朋友,下年就要毕业了,你的学生会能陪你过一辈子吗!」晓清调皮的说道。

    「诶?怎幺我的事情又关你事啊?你这个小八卦」「听说你会里那个阿祥对你有意思哦!他人不错啊!考虑下吧!」「闭嘴吧小丫头」……静敏看见她们这幺欢乐,心里欣慰了一点。

    静敏在浴室里回想起刚才在酒店的事情,又觉得自己的身体异常的肮脏,虽然在高潮的时候脑海中只有快感,但过后还是产生了严重的罪恶感。静敏又反复地擦洗着自己的身体。

    「哎呀,这不是家洁吗,很久没见了啊!」晓清又调侃着刚进门的家洁。

    「说什幺呢?!今天上课才见过面。」家洁反驳道。「你不是掉进书的海洋了吗?」依婷也一起调侃。这也怪不了她们,这个家洁是个读书狂,除了上课吃饭和睡觉,就是泡在图书馆里面,「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她经常这样说道。

    「学海无涯路漫漫,唯有书本伴身旁。哎,你们不懂的了」「依婷姐你看她,又发作了」「我们别管她,睡觉去。」「对!别管她。」晓清对着家洁做了个鬼脸。

    「静敏在洗澡吗?」家洁问道。「恩,她进去很久了。」依婷说道。对啊,从三天前开始,静敏洗澡时间都明显变长了,依婷现在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同时静敏的情绪也是从三天前开始变化的,这是巧合吗?依婷心中充满了疑惑。

    「时间就像流动的水,一去不复返。麻烦蔡大小姐稍微加快点速度。」家洁在浴室门前催促道。「时间也像海绵里的水,挤挤还是有的。」静敏回应道。

    第二天

    下课后,静敏打了个电话给润东。「喂,润东?」「敏敏,怎幺样,头疼好点了吗」「恩,没事了。我下课了,一起吃饭吗?」「好啊,在学校门口等吧,我们出去吃,学校饭堂我吃腻了。」「恩好。」润东叫静敏出去吃的原因,实际上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和静敏谈一下,学校饭堂太多人了。润东一直对三天前的事放不下来,他一定不能这样就放过那个流浪汉。只是前几天静敏刚受打击,润东不好提起这件伤心的事情,现在看静敏心情平复了些,想问一下静敏那个流浪汉是什幺样子的,住在哪里,然后再去教训他。

    润东一看到静敏,就向着她抱了过去,静敏颤抖了一下,不自觉地反抗了一下。「怎幺了?」润东对她今天的反应有点疑惑。「没…没事」静敏回过神来又挽回润东的手。经过昨天酒店一事,静敏的心理阴影严重了许多,有男人和自己肢体接触,她就想起那个可恶的流浪汉,作出不自觉的反抗。而且润东抱她的动作,简直和阿坚一模一样,阿坚每次看见她都是这样抱着她。

    「敏敏,你的脸……」「昨天不小心弄伤的,没事,皮外伤而已」静敏已经解释无数次了。「对了,你昨天比赛获胜了吗?!恭喜你!」「谢谢你。」润东对着静敏的脸蛋吻了下去。静敏又颤抖了一下,她又想起了阿坚对她吮吸的疯狂样子,但她极力的控制自己,不想让其他人影响到自己和润东的交往。

    润东和静敏来到了一间比较安静的快餐厅坐了下来。点完餐后,两人就聊起了一些生活中的事情。「你们系那个唐主任太胖了,昨天进电梯的时候,电梯限重十人的,里面只有8个人还有一个是小孩,他一进来就超重了,哈哈」润东笑道。「是啊,我们暗地里就管他叫糖冬瓜呢,哈哈。」静敏终于有了笑容。静敏是外语系的学生,读的是商务英语;润东是管理系的学生,读的是工商企业管理。

    聊着聊着,润东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敏敏。」「?」静敏露出疑惑的表情。「我知道你的心情还没平复下来,但我真的想知道,那个流浪汉是什幺样子,住在哪里?你发生这样的事,我却什幺都做不到,我真的过不了自己那关,你告诉我他住在哪里,我去教训一下他,好吗?」。静敏听润东这幺说,望着润东的眼睛沉默了一会。「不要再提起他了,好吗?你陪着我已经够了,不要找他算账了,我不想再提起这个人了」

    润东听静敏这幺说,也不追问下去了,到他决定,私下调查去,一定要找出这个人。

    静敏没想到润东还会提起这件事情,她只能拒绝润东去找他的请求,因为润东接触到阿坚的话,很可能会知道昨天酒店的事情和裸照的事情,静敏绝对不能让润东找到阿坚。

    另一方面,酒店的前台小姐打着催退的电话,809的退房时间是中午1点钟,而阿坚还在房间里呼呼大睡,电话完全吵不醒他。昨晚和静敏翻云覆雨,加上又第一次睡上这幺舒服的床,打雷都吵不醒他。前台小姐没办法,只好打静敏的手机确认。(他们开房的登记的时候登记了静敏的手机方便联系)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静敏和润东的饭局。静敏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是蔡小姐吗?我们这边是xx酒店前台的,想跟您确认一下您昨晚的809房间今天需要退房吗」

    静敏没想到昨晚的事情就下的麻烦那幺快就找上门了,润东就在面前,静敏不好处理,只能假装打错电话。「你打错了。」一声回绝后挂掉了电话。「怎幺了?」润东问道。「没事,一个无聊的小孩玩电话。」「哦。」前台小姐没办法,只好让服务员过去敲房间门。「咯咯咯……咯咯」「您好,服务员」。服务员的敲门声终于把阿坚吵醒了,阿坚伸了个懒腰,过去把门打开了。「您好,先生,您的退房时间到了」「哦,好,我这就下去」阿坚回到房间里,穿起那双烂胶鞋,离开了酒店。

    阿坚走在路上,想起了昨天自己下的决定,决定找一份工作。虽然阿坚是个非常懒惰的人,但他说过的东西就会做到,他认为男人就应该一诺千金。他走在街上,四处观望附近有没有招聘消息。不知不觉地,他走到了静敏的学校门口。

    「招聘保安,底薪1200,包吃包住」。阿坚看见这个招聘招牌,简直开心得跳了起来。要是能在这里上班,那就天天都能看见敏敏了,阿坚想。

    阿坚记下了负责人的电话,回到自己的住处,从床底下翻出了一套西装和一双皮鞋,这是阿坚的战衣,不到重要关头,是不会拿出来的。阿坚穿上了战衣,到附近的小卖部借用电话向面试负责人打了过去…